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召文台
威海明清最著名的十大藏书


发布日期:2019-07-22 08:49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文登区政府 字号:[ ]


于敬民

  明清时期威海著名的十大藏书分别为刘必绍“万卷楼”藏书、于可讬藏书阁藏书、于涟藏书阁藏书、于其昭“树笔堂”藏书、于其珣“雨来轩”藏书、于熙学“东始山房”藏书、毕以绣“听雨楼”藏书、于昌进藏书阁藏书、董祚远藏书阁藏书、文山书院藏书阁藏书。其中以刘必绍、于涟、董祚远、于熙学、于可讬五人为著名万卷藏书家。

  除了以上所列十大藏书之外,明末至清威海藏书已成为风气。一般来说,藏书队伍,主要是以威海域内文化家族的藏书为整个藏书队伍的主体。整个域内的所有的文化家族都有自己家里供子弟学习、以便将来考取功名需要的书籍。文化家族藏书也是家族文化的一种高层次文化表现。这些文化家族一般都是上一辈的文人直接担负着后代的文化教育和科举准备工作,故家庭藏书既是社会风尚,更是家族科举考试的需要。

  藏书活动的兴盛,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发展密切相关。明中期以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从徐光启《农政全书》和《天工开物》记载知道,农业及手工业都有了新技术和精细分工。农业和手工业发展推动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商品经济发展促使商业资本活跃,从而使生产关系发生了改变,资本主义萌芽在明中期以后出现了。经济的发展使上层建筑中的教育、科举也得到完善。明代的学校教育从中央国子监到府、州、县学和社学,机构设立齐全,科举取士走上正规化;思想界程朱理学占统治地位的同时,王守仁心学也成为突出代表;文学艺术中的戏曲、诗文、绘画等都有创新;科技及其他文化事业都有发展,《本草纲目》《农政全书》《天工开物》《徐霞客游记》《永乐大典》等都是此时出现的。作为文化的传媒——书籍出版业也得到很大发展,有了出版业的出书,才有了收藏家的藏书。出版业的兴旺,为社会藏书提供了前提条件。

  书籍是走上科举为仕道路的桥梁,这也是藏书现象兴旺的另一原因,大多数文化家族热衷于藏书,其基本出发点是为了本家后代继续走读书做官这条路。

  当然,也有的藏书家藏书原因是为教育后代和百姓提供精神食粮的。如刘必绍对藏书目的就有自己独特的宗旨:“经术世务,吾书备载,体此以明德,推此以新民,纯此以止至善,戴天立地以为三(“三”即人)”。刘必绍藏书的目的,为治理天下(包括科举致仕)、处理世事,提供足够用的书籍。通过这些书籍一是宣扬社会公德;二是革新百姓的思想;三是最根本的(至善),就是培养人。刘必绍的这一思想,最大可取之处,在于他认为藏书最高境界是培养人。刘必绍的以书来革新百姓意识、以书培养人的思想,是一种超越时代的、全新的观念,时至今日仍不过时。

  威海在明清时期出现的较为普遍的藏书现象,于上述大背景是密切相关的。

  刘必绍,字绍先,号文石,文登城关人。威海域内文登县著名的“十二支刘”文化家族的的开创者和重要代表。万历二年(1574)由选贡授汝宁府通判,万历十年(1582)历保安州知州、平凉府同知、保定府同知。保安州任内公事之余,给州学生讲学论道,使宣、大两镇蔚然有孔孟之风;以功绩之最升任平凉府同知,百姓乞留,改为保定府同知兼保安州事,任内建议置张顺屯等堡六处,边民赖以安;兴修水利三十余里,百姓称之为“刘公渠”。百姓为刘必绍立生祠肖像祭祀之。回故乡后,刘必绍讲性命之学,身体力行,终身不怠。在家乡建祠堂,修祀事,讲宗支法。著有《四书传习录》《观我亭集》《言治纪略》《官箴补》《三镇一览图说》。刘必绍卒后,入祀乡贤祠。宅旁盖有万卷楼,为刘必绍储书处。刘必绍的万卷楼,据吕润蕃《刘文石先生传》所说,到乾隆时期“楼基荒没,藏书无一存者”。但是,“先生之德,则与文山不朽。”

  于涟,字清漪,文登大水泊人,是大水泊于氏文化家族的杰出代表。顺治乙未年(1655)与父于鹏翰同登进士榜。授云南楚雄府推官,政绩突出,“郡无冤民”,时吴三桂因巡抚高某和他意见不一致就要置高某于死地,于涟对吴三桂说,巡抚是国家封疆大吏,与你意见不一致就置他于死地,合乎法律那一条?从而保全了高某。在浙江义乌县任内,有胆有识,剿抚兼用,使义乌和邻县的吴三桂同党倒戈投降,但功劳却被总督旗牌官冒领。澄清后“以前军功蒙优奖,加十一级进阶一品。”当官二十三年,从未接受过贿赂,未冤枉一个人的性命。于涟家“藏书万卷。”他的孙子于式敷大忠大孝、具有读书论世之识,与他将于涟所藏“万卷”书“披览无余”,有着直接的关系。

  董祚远,字九如。威海卫人。先世安徽虹县,从朱元璋起兵。其四世祖于正统年间袭威海卫指挥佥事,落籍于威海。董祚远为明朝末年廪生。大清统治全国以后,他不接受清政府亚洲城学使发放的廪生粮食等生活用品,安闲自得于山水之间,以隐居自我娱乐。著有《地僻诗》三十首。大文学家、大官僚王世祯,状元归孝仪,大学问家唐梦賫都特别称许他。王士祯对他的《地僻诗》评论说“句律之妙有李杜(李白、杜甫),有王孟(王维、孟浩然),有高岑(高适、岑参),有储王(储光羲、王之涣),有皮陆(皮日休、陆龟蒙),真老手也。”归孝仪评董祚远的诗“胸中有磊荦不群之致(卓异不凡的情调)”。唐梦賫评曰,董祚远诗“通身皆诗画”。光绪《文登县志》载,董祚远“藏书万卷,倘徉山水,以隐沦自娱。”

  于熙学,字无学,晚号秋溟,著名的文登大水泊于氏文化家族代表人物于可讬孙。由副贡生官工部虞衡司郎中(正五品)。于熙学以诗和书法著称于世。其诗,清微淡远,得王维、孟浩然之意旨,“以不涉理路(理论),不落言筌(不沿别人牙慧)为宗旨”。他的诗被采入《山左续诗抄》。其书法也仿唐人,刚方磊落,细筋入骨,得欧阳修、柳公权之神,人人都像争宝贝一样收藏她的作品。一生著有《铁槎樵语》十卷。于熙学“好藏书,所居东始山房,牙签万轴,手自校雠,终其身不懈”。乳山张氏文化家族的最著名代表人物张崧,在于熙学家任家庭教师11年,曾遍阅过于熙学藏书。

  《威海文化通览》载“户部侍郎于可讬,藏书阁藏书数万卷。于可讬与于涟是同榜进士,官至户部左侍郎,清初著名谏官,家中藏书颇丰。”于可讬为文登大水泊于氏文化家族的最著名的代表之一。曾被清世祖顺治皇帝誉为“真谏议”。

  毕以绣,字文亭,出自文登著名的毕氏文化家族。金石画家。候选盐课大使。酷好秦篆、汉隶,尤其对秦、汉印章兴趣特浓,“铁笔之功见称于时”。著有《听雨楼诗稿》。据《威海文化通览》云毕以绣“道光二十三年(1843)筑听雨楼一座,六间二层,楼上专为收藏诗书、金石、字画之所,收藏图书达7000余卷,金石九千余件,字画二百多幅。”

  于其昭,字瑶圃,于可讬子。贡生,候补为中行平博四种官职。突出事迹是“施粥赈济,全活无算”。爱好是“日与书卷为缘”。著有文集《树笔堂遗稿》。据《威海文化通览》“于其昭,拔贡生,有树笔堂藏书。”

  于其珣,字华白,十四岁即为秀才,由副贡援例通仕籍,任刑部山西司主事、员外郎、郎中、知府、按察使司副使。曾被大清雍正皇帝誉为“好司官”。《威海文化通览》云“于其珣副贡,官至池州知府,有雨来轩藏书。”

  于昌进,副贡生,历南河即补同知、署淮阳兵备道,诰赠荣禄大夫。《威海文化通览》谓“于昌进生于藏书世家”“张元济主编的《四部丛刊》及其《续编》中所刊《毛诗》20卷、《春秋公羊传解诂》12卷、《麟台故事》5卷《愧郯录》15卷、《续幽怪录》4卷、《石屏诗集》10卷皆昌进进书”。

  文山书院,旧为崇文书院,康熙三十三年(1694)知县朱应文捐建,历经多次重修,同治五年(1866)改名为文山书院。《威海文化通览》谓“文山书院藏书阁藏书7000余册。”

  《威海卫志·外志》载“威海藏书,惟阮通判述芳、董文学祚远最富”“近则王抚军士任,经史子集部分井井,有光腾邺架(三万轴)”。由此知道,威海的万卷藏书家,应该包括阮述芳和王士任。

  自明代后期始威海域内出现的藏书热,是与明后期出现的文化兴盛密切相关,同时也是科举取士所派生的产物;藏书热的出现,又推动了文化的发展,扩大了科举入仕的社会基础。以上十二大藏书应是威海明清文化繁荣的一个缩影。






责任编辑:林斐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